称职的僵尸号

粮太多胃口太小,简直痛苦

【授翻】Discern-2(1)(帝国IgnisX盲人Noctis)

作者:ChildishSadism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490520/chapters/21838103

翻译:称职的僵尸号

分级:E

标签:角色交换,盲人Noctis,尼弗海姆!Ignis,文章开始时Noctis还没有成年但他会长大的,性骚扰,有强奸暗示

梗概:

他的职责就是毫不犹豫的遵从命令,但他从未会想过会有一个理由让自己彻底的质疑这一切。当叛国看上去是他唯一的答案时,Ignis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够通过这一次的考验。他的骄傲使他不会堕入与周围之人一样的黑暗之中,而胸膛中燃烧的炙热,让他再一次坚定了自己的决定。

前文:第一章

作者注:

HOOOLYYYY SHIIIIIT! 这一章太长了,几乎杀了我!

上帝啊快帮帮我。

对文里的错误感到抱歉,写这玩意的时候我脑子已经糊成一团了。

Tumblr: https://demnocts.tumblr.com/ <3<3<3

译者注:

因为这一章实在太长了,所以我分成了2(或者3)部分来翻∠(ᐛ」∠)_......这一部分超级甜ヾ(*>∀<*)!

对我的渣翻感到抱歉ORZ,回头去看第一章简直都想抽自己......应该会回去改改的但由于能力有限所以ry(。


Chapter.2-1

当被子被粗鲁的从身上拉下来时,Noctis差一点从床上滚了下去。他坐起身,把脑袋从一个方向转向另一个方向。脑袋还昏昏沉沉的,他懒洋洋地眨着眼睛,试图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Noctis一向都睡得很安稳,除了Ardyn以外不会有人来打断他,而这位宰相通常不会用这种掀被子的方式叫他起床!这在是过去很少发生的,但是他现在只想把自己卷回床上去重新睡觉。他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伸手去够他的被子,但在周围哪都摸不到了。


“早上好,Noctis。”


噢!这一切都说得通了。Noctis完全忘了他的这位新看管员。他呻吟着,抱着一个枕头重新倒回了床上。把自己整个人都缠了上去,然后固执地闭上了眼睛。


“我试过正常地叫你起床,但正常的方法似乎对你不太管用。”Ignis对这个顽固的少年轻笑道。Noctis伸手去够另一个枕头,却被Ignis以更快的速度从他指尖抢走了。


“什么时间了?”Noctis喃喃道,把自己的脸蒙在枕头下面来隔绝Ignis的声音。


“现在是八点一刻,这意味着我们已经落后了今天的安排了,所以快快!起床时间到。”


Ignis走到其中一个衣柜前,扫视着里面不同的衣物,直到找到令自己满意的。


当Ignis把衣服拿到Noctis床上时,惊讶的发现王子已经坐起来了。他看上去随时都准备再次倒下睡过去。Noctis的头一点一点的,慢慢的眨着眼睛。Ignis相信如果现在把他推回床上他会立马再次睡着。但自己不会让这种事发生的。他把Noctis的衣服放在他旁边,轻轻地敲了敲他的肩膀。


“去换衣服吧,我去拿早饭回来。”


“说真的,你不会每天早上都这么干的,对吗?”Noctis把头转向他所在的方向,皱着眉,看上去不太开心。


“我会的。我为我们准备了一个日程表,从今天开始,没有什么比遵从一个规律的日常生活更让人感到充满干劲了。”Ignis径直向大门走去,无视了Noctis嘴里的抱怨。


Ignis看了下表,为他们已经落后的日程叹了口气。他真的没有想到叫王子起床是件这么有挑战性的事。自己明明记得Ardyn很轻松的就把他叫醒了,但是这涉及到了对王子粗暴的肢体接触,这不会是一个好的开始。如果Noctis感受到了威胁,他就不太可能会配合了,而且会敌视自己。小心一些总比冒犯来得好。


Ignis快步走过长廊,停在厨房前拿过Noctis的早餐。食物的托盘已经被准备好了,厨师甚至还对他说了一句祝他好运。Ignis对厨师的话感到有些困惑,但并没有问出来,他又不是要去前线冲锋。自己只是要给王子送早饭而已,这样想着,Ignis走回地下。他希望Noctis已经穿戴完毕并准备好了,但他没有那么幸运。


房间是空的?Ignis皱起了眉,把食物放在了桌上。Noctis的衣服还在床上,没被碰过,明显被置之不理。王子是不能出去的,大门在关闭时会自动锁上。但这并不能改变现下哪里都看不见王子的事实......至少在这个房间里。当Ignis注意到了失踪的被子和枕头时,他翻了个白眼——不会吧!他快步朝浴室走去,敲了敲门。他尝试着转动门把试试运气,但门已经被锁上了。


“Noctis,我们不是在玩游戏。”Ignis挫败地推了推眼镜,不敢相信这种事情。


“去他妈的日程表。”一个睡意惺忪的声音在浴室里大喊。


哦,所以就这样了吗?好的,很好,Ignis为此做好了充分的准备。王子只要走着瞧好了。

 

 



第二天早上,当Ignis用一个装满水的喷雾瓶叫王子起床时,Noctis从床上跳了起来,然后狼狈的落到了地板上。喷到脸上的冷水让他立刻清醒了,但也受到了惊吓,过快的动作使他裹着被子从床上摔了下来。Noctis呻吟着,把头放回在地板上。虽然还在继续躺尸,但神智已经完全清醒了。当Ignis朝他头上继续喷水作为回击时,他像只猫一样发出了咆哮。


“把它拿开!我知道了!”Noctis愤怒的低声吼道,迅速的站了起来。重重地跺着脚步朝衣柜走去。王子用手去摸他的衣服。一边挑选一边生气地瞪着自己前方。


Ignis全程注视着他,直到王子准备开始脱衣服时才转过身去,移开了自己的视线。Noctis发出很大的响动,用跺脚声和砰地一声关上柜门来表达自己有多么烦躁。但至少,这次他准时的穿好了衣服,Ignis取得了胜利。


Noctis转过身,拖着脚步去找他的鞋子,直到喷在脸上的水让他停下了动作。他气喘吁吁的眯起眼睛,把头偏向Ignis的方向。“所以这又是为了什么?”


“你的衬衫穿反了。”Ignis指出。真的有必要用过这种朝对方脸上喷水的方式来指出吗?没有,完全没有,但当他这样做时,Noctis眯起眼睛和皱起鼻子的样子实在是太好玩了。


“噢,我的错!我多么的失礼啊,让我看看我该怎么......”王子指着自己的眼睛说道,然后脱下衣服重新穿回去。“嘿,看啊!我能够解决这个问题。”


Ignis盯着Noctis沮丧的脸,忍不住又一次按下了喷壶瓶。当王子重新拉开衣柜,开始把里面的衣服都扔向自己时,Ignis一点都不觉得惊讶。这实在是非常值得。





又是一个全新的一天,这次Ignis发现自己进不去Noctis的房间了。不是因为钥匙不管用,或者门坏了,而是有些相当重的东西在门后面顶着。Ignis只能勉强推开一条小缝,还好他通过这道缝隙看清楚了门后的到底是什么。餐桌和沙发都一起被堆到了门口,堵着大门。Noctis躺在沙发上,裹在他身上的被子和枕头为他构筑了一个完美的睡觉小窝。Ignis实在是很惊讶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你花了多长时间做这些?”Ignis透过门问到。


“几个小时,当我的腿开始抽筋以后我就没继续数了。”Noctis在被子里答道,听上去非常的愉悦。


"要是你能在起床这件事上投入一样多的精力该多好,你正在让我的人生变得前所未有的艰难。”Ignis叹道,摘下眼镜揉了揉眼睛。


“我可以,但我不会。”Noctis有些小得意的声音传了过来,然后把自己蜷在了被子下面。他准备回去睡觉了。

 




Ignis正在对付一个孩子,这毫无疑问。他为此离开了战场,来照顾一个熊孩子。Noctis正在试图让他自己变得更难应付。至少Ignis是这么看到的。当Ignis要他起床时,王子会用尽一切办法跟他对着干。他可以把自己锁进浴室里,或者藏在床下面,那张床大到让Ignis够不到他——好吧,特别是在Ignis发现自己拖不动家具之后。


要应付Noctis实在是一件令人恼火的事。要不是Ignis是一个很有耐心的人,他估计早就辞职不干了。他是一个训练有素的士兵,不是个保姆。他习惯的是去应付那些精心计算的状况,身边的队伍一直都十分的配合,而不是Noctis这种除了跟他对着干之外什么都不做的。其实丢下这一切不管,让王子爱干嘛干嘛的话会比较轻松。的确,这肯定会让自己在这里过得舒服得多,特别是当Ardyn的要求只是密切盯着Noctis,并不关心自己到底做什么的时候。

 

Ignis只是不想让自己放弃原本的计划,这就是感觉不对,就算Noctis在他面前完全就像一个顽劣的小鬼,但他也比起第一周Ignis看到的时候变了很多。虽然Noctis还在不断的跟自己作着对,但他跟自己说话和互动的方式与跟其他的警卫完全不一样了。Noctis只是表现的方式不同,甚至他那顽劣的态度和执拗的性格其实都很容易理解。他只是在用自己的方式跟Ignis玩,幸好Ignis能够很快的就发现了这一点,否者他每天都要在糟糕的心情中度过了。

 

这一天当他成功让Noctis走出了房间时,Ingis小小施展了下报复。他没有想尽办法来试着让自己变得冷酷,相反,他觉得Noctis像一只懒猫的样子实在是很有趣。他可以不挑地点不挑时间的倒下去睡觉。所以Ignis决定给王子来点适当的惩罚——运动。三楼有一个小型的健身房,Ignis在最后终于把全程抱怨着的Noctis拖了进去。他设置好了健身器材,然后帮Noctis站到了跑步机上。Noctis当然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直到Ignis按下了开关。


Ignis不得不承认,他在为Noctis挑选惩罚方式的时候利用了对方失明这一点,他的确感到有些内疚。但当跑步机开始动起来时,Noctis的脸看上去实在是太有趣了,他不得不牢牢地抓着前方的扶手,几乎是拼了命的抱住它。


“我的天,你这个混蛋!这一点都不好玩!”Noctis哀嚎着,听到Ignis正在后面用手捂住笑。最后,他还是帮Noctis正确的站在了跑步机上,并且保证只要王子在跑步机上运动至少一个小时,他就可以自由离开。眼见自己已经没什么选择了,Noctis只能照做,在结束后就立马瘫在了地板上。他汗流个不停,衬衫紧贴着他瘦削的身体,凌乱的头发黏在脸颊和前额上。


“我—我要死了。”Noctis气喘吁吁的说,用鼻子喘着气。


“不,你不会死。相反,你正在运动,而生命在于运动。”Ignis赢得了胜利,他故意在这周内带Noctis造访了好几次健身房。这似乎让王子在白天时精力更加充沛了一些,虽然只有几个小时,然后他又会变回那副懒洋洋的样子打起盹来。


除了让王子保持忙碌外,锻炼还能让他在早晨充分地醒过来。这是Ignis的日程表里的第一项任务。在那之后就是王子的早餐和娱乐时间。倒不是说Noctis有很多的娱乐选项,但Ignis带给他了更多的盲文书籍。他想请Noctis教自己怎么阅读盲文,因为这里没人真正在乎这位王子的生活,但他还不想太过冒昧。或许在将来的某个时候,他可以向对方说出口吧。





当Noctis没有读书时,他总是在听收音机。他似乎在这个上面花了大量的时间,即使有时他什么都没做,只是闭着眼睛,蜷在沙发上。Ignis会利用这段时间去读本书,有时他也会试着自己手写一部短篇小说。事实上,他只是在试图转移自己的注意力罢了,要知道,等待王子听完的这个过程是非常无聊的。或许Ignis可以给Noctis的房间里弄一个收音机,王子肯定会把自己锁在房间里,这样Ignis就可以自由地离开宫殿了。


“你听完了吗?我们可以做点别的事情。”Ignis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他已经坐累了。


“是的,好啊。打开电视,我们看一部电影吧。”Noctis回答得如此流利,以至于Ignis自然而然的就伸手去拿遥控板了,然后他停了下来,面无表情的看着王子。


“非常有趣。”Ignis翻了个白眼,把遥控器扔回沙发上。“再听五分钟。好吗?”


随后是一阵古怪的沉默,不是紧张或者其他类似的气氛。Ignis几乎感觉到了恐惧,他不知道这是怎么来的。Noctis的情绪变化毫无预兆,但不知为何,他总是能让周围的人都陷进去。就像别人必须得以他的意志,他的感受为轴心来旋转一样。或许这就是Noctis体内流淌着的王室血脉,虽然Ignis并不确定这是否就是所有。


“我是只想等着听新闻。”Noctis的声音很轻。他仍然闭着眼睛,头靠在沙发上的一个大枕头上。


“什么样的新闻?”Ignis的声音里透露着好奇。


“家乡的新闻......还能是哪儿?”


Ignis留意了下来,只要安排允许,他都尽可能的让Noctis经常跟收音机待在一起。

 




因为伊格尼斯,王子现在有了合适的餐具,或者至少这是Ignis在上菜的时候所希望看到的。当Noctis开始用餐后,Ignis没把注意力放在食物上,但他注意到了Noctis一直没有餐刀,特别是当他需要切开肉或者其他硬的食物时。老实说这些人真的太无能了,给王子一把餐刀并不难。Ignis会跟他在一起,保证他用完后把刀子还回去。


“他们一直都忘了给你把餐刀?我会跟厨师说的,这已经是第十五次了。”Ignis摇着头,看着Noctis努力地把肉碎成小片。最后王子还是放弃了,直接用起了手。


“没事,他们现在能给我餐具我已经很开心了。不要告诉他们,我不想他们把气撒在我身上。”Noctis耸了耸肩,又咬了一口肉。他舔干净了手指,对着Ignis微笑。


“好吧,如果你坚持的话。但他们还是不该这样对你。”Ignis轻轻叹了口气,然后在沙发上坐下。


“但他们就是这样的。哦!好吧,这没关系。”Noctis漠不关心的耸耸肩,在用餐叉吃土豆泥前终于把那一大块肉搞定了。


接着,令Ignis烦恼的就不仅是餐具了。他开始注意到了Noctis在用餐的时候的一些小细节。有时候王子在尝了一口食物后会皱起鼻子,做出苦脸。起初,他以为Noctis只是挑食,因为他讨厌吃蔬菜,但后他来发现不止是这样。有很多次Noctis只咬了一口食物,然后就耸耸肩说自己不饿,这让Ignis变得有些怀疑。


其中一天,Noctis舀起一勺麦片,然后就对它完全失去了兴趣,转而去剥起了餐盘旁边的橘子。Ignis抬起一只眉毛,走到桌前盯着这份棕色的燕麦粥,然后抓起了桌上的勺子。


“不要那么做。”Noctis的警告已经迟了。Ignis已经往嘴里送了一勺燕麦粥,然后他迅速的用手捂住嘴咳嗽起来。他转过头,从口袋里拉出一张手绢,吐出嘴里秽物。这个麦片已经变质了,牛奶尝上去又黏又恶心。这个味道还滞留在他的上颚上,古怪的口感粘着舌头。这实在是太恶心了!他很惊讶Noctis居然就这么吞下了这令人作呕的食物,然后只是推开它,除此之外什么都没做。


“这已经腐坏了。”Ignis摇着头,快步走进浴室里去漱口。


“我告诉过你别这样做了。”Noctis从桌子上向他喊道,一边继续剥着橘子。在剥完后把它分成了两半,然后小瓣小瓣的吃了起来。


Ignis拿着毛巾回来了。他擦了擦嘴上的水然后把手擦干。“你忘了提醒我它已经过期了。”Noctis的回应只是耸耸肩,把另一瓣橘子塞进嘴里。


“你的每餐都是这样的吗?”ignis把毛巾仍在桌子上,皱着眉盯着王子。


“不是所有。”Noctis轻声嘟嚷着,搞定了剩下的橘子,然后伸手拿过一瓶水。


“难以置信。”Ignis摇着头重重地叹了口气。这里还有什么东西是不需要自己去纠正的吗?这太过荒谬了。Ignis开始觉得有些不安,他的工作正在变得更加困难。他不能让Noctis吃这些,这些东西根本就不是让人吃的,Noctis会吃坏的。这玩意能杀了他!这里的人都愚蠢到看不出来吗?如果王子死了,他们会陷入大麻烦的。要知道,正是由于Noctis这个筹码,他们才至今没被王之剑击败。


“从明天开始,我会为你准备每一餐的。今天请暂时忍耐一下。”Ignis缓缓点了点头,差一点就错过了Noctis嘴角的微笑,差一点。


准备食物并不是件简单的任务。要想做好是相当复杂的,虽然做出来的也只是王子平时食物的升级版,但Ignis并不想做一份平庸的工作。所以最后,Noctis一边在跑步机上跑步,Ignis一边在旁边上网查食谱。有一些食谱很简单,不需要很多的原料,但他只能查找那些所用材料相似的食谱。Ignis可不想列出一张巨长的购物清单来,即使最后也是Ardyn来付账。


Ignis当晚就去食品超市购物了。他把需要的都买了下来,放进了一个没用过的厨房里。所幸的是冰箱是空的,很干净,而且橱柜里还有很多的烹饪工具。他今晚还不用做东西,但他花了半天时间来仔细查看厨房和清理杂物。


第二天早上,Noctis在一阵令人食指大动的香味中醒了过来。Ignis甚至都不用费劲去叫他。Noctis自己就靠着食物的香味起床了。Ignis把手里端着的餐盘放到了桌上,当看到Noctis带着一脸的好奇从床上坐起来时,他忍不住笑得有些得意。Noctis把脑袋朝向Ignis的方向,用鼻子嗅着周围的空气。


“按照承诺,从现在起,都由我来给你做饭了,希望这个能令你能满意。”Ignis看着Noctis从床上下来,径直走向了桌子的方向。


王子慢慢地摸到了盘子,用手指抓住餐叉。他不知道自己吃的是什么,但它很松软,轻易的就被切开了。它散发出香甜的味道,Noctis可以闻出其中的蜂蜜和黄油,光是气味就让他开始流口水了。在思考这个究竟是什么之前,他已经把早餐放进了嘴里了。烤饼。他吃的是薄烤饼。Noctis睁大了眼睛,在他尝出来之前,他已经尽快的把食物都塞进了嘴里了。这简直太美味了,一切都那么完美。他不记得上次吃这样一顿饭是什么时候了。他想停下来慢慢享用,又想立刻把它们都吃完。几乎就像是在害怕被抢走一样。


“慢慢来,你要呛住了。”Ignis把自己的轻笑声藏在了手指后,看着王子狼吞虎咽。


Noctis没有放慢速度。他用同样的方式继续吃着,但他的唇边蔓延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覆着阴影的眼睛看上去比任何时候都要鲜活。Ignis很难不注意到这样的Noctis,很难忽略掉Noctis唇边的笑容,和他如此放松的表情。他常常蹙起的眉峰展平了开来,让他看上去像个真正的少年了。Ignis不记得曾经见过Noctis这样开心过,事实上,他不记得见过对方的笑容。这是这三周来,他第一次令王子微笑。这个笑容很适合他。


---------------------------------------------------------------------------------------------



评论(17)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