称职的僵尸号

粮太多胃口太小,简直痛苦

【授翻】Discern-2(2)(帝国IgnisX盲人Noctis)

作者:ChildishSadism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490520/chapters/21838103

翻译:称职的僵尸号

分级:E

标签:角色交换,盲人Noctis,尼弗海姆!Ignis,文章开始时Noctis还没有成年但他会长大的,性骚扰,有强奸暗示

梗概:

他的职责就是毫不犹豫的遵从命令,但他从未会想过会有一个理由让自己彻底的质疑这一切。当叛国看上去是他唯一的答案时,Ignis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够通过这一次的考验。他的骄傲使他不会堕入与周围之人一样的黑暗之中,而胸膛中燃烧的炙热,让他再一次坚定了自己的决定。

前文:第一章   第二章(1)

译者注:

因为最近好忙,进度缓慢,结果这一章还没翻完_(:з」∠)_抱歉!

有其他警卫XNoctis暗示,注意避雷。


Chapter.2-2

“你有家人吗?”

 

这个问题问得很意外,让Ignis有些讶异。通常而言,Noctis不会问他私人问题。“我曾经有过,是的。”

 

“噢,发生了什么?”Noctis合上手里的书,把椅子转向Ignis。

 

“我出生在一个军人家庭。家里几乎所有的人都上了战场,或者因此死掉。剩下的也都因为年纪太大过世了。叔叔是我最后一位亲人,他在在几年前在我刚加入军队的时候也过世了。”现在就只剩Ignis了。

 

“哦......你肯定也跟其他警卫一样憎恨我,是吗?”Noctis耸了耸肩,把头靠在椅背上。

 

“我不会。”Ignis没有错过Noctis脸上露出的讶异表情。“政府的宣传,军事战略,以及对未知的恐惧使大家仇恨、憎恶着路西斯王国。但当你被带走扣为人质时,你还是个孩子。我不会去憎恨这样一个孩子。”

 

“战争就是人们守卫他们认为正确的事,Noctis。我为尼夫海姆战斗,是因为这里是我的家乡,如果我不为它而战,我的国家就会被侵略。我或许并不完全认同我们所做的所有事情,但它仍旧是我的家乡。我为那些还没有意识到边界危机的,无辜的人民而战。我战斗是为了让他们可以拥有未来,而不是因为我仇恨着路西斯,我甚至都不认识他们,好吧——在你之前。所以,我完全不会恨你。”

 

Noctis缓缓地点点头,站起身走向Ignis坐着的沙发,然后坐在了他旁边。Noctis闭起了眼睛,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他轻哼了一声。“你跟我之前遇见的人都不一样。嗯,我指的是——在这里遇见的。”

 

“好吧,我可以让你保证,除了他们之外还有很多像我这样的人。我知道有时候这很难让人相信,因为你现在被迫忍受着这样的环境里。但我可以向你保证,不是所有的人都像他们那样的。”Ignis温柔地把一只手放在Noctis的肩上。

 

“嗯,我会记住的。”Noctis安静地笑了笑。

 

“而且,你在学会战斗前就被带离了家乡,甚至都没学习过如何使用路西斯的魔法,我不会把你当成一个威胁来对待的。”Ignis没能注意到Noctis的眼底闪烁了一下,王子只是点点头作为回答。

 

“嗯,可是......我明天想吃鱼,可以吗?”Noctis把头转向Ignis,抿着嘴提出请求。

 

“当然可以!只要你把蔬菜沙拉也一并吃了。”Ignis看着Noctis大声的抱怨的样子,轻轻地笑了起来。

 

在Noctis睡下后,Ignis离开了房间。他锁好了门,走进厨房里为明天的早、午和晚餐做准备。明天还要早点起来,给晚餐买新鲜的鱼,不过从这里到超市的距离很近。毕竟活鱼总比冷冻的要好。Ignis做完厨房的工作后就回了自己的房间,在这之前他再次确认了一遍警卫们都在他们自己的岗位上。这些警卫会在夜晚里偷懒并不是件什么新鲜的事了,特别是当他们监视的这名囚犯没有能力伤害别人的时候,会松懈也很正常。

 

是夜,Ignis做了个梦,梦里弥漫着硝烟和战火。嘈杂的轰鸣声和四处的尖叫混在一起,嗡嗡地鼓动着耳膜,让人头晕目眩。尖利的噪音中他除了自己的呼吸外什么都听不见。他听见自己的心脏击打着胸腔,闻见空气中铁锈的味道。泥泞的泥土粘他在身上,雨跟血交织在一起。他不停地移动着,紧紧抓着手里的武器。他必须不停地前进,不停地战斗,即使在看见队友们被击中倒下的时候,即使在看见他们被路西斯的魔法击飞的时候。他不得不继续前进,他们无法承受失败,这是一次必须要取得的胜利。

 

然而,在这一片雾色之中,他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尖叫着自己的名字。那声音破碎又颤抖,听上去跟这个地方如此的不协调。Ignis转过身去,看见Noctis一个人伫立在战场中间。王子身上干净得一尘不染,似乎没有受到周围的影响,但那里仍然危机四伏,Noctis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王子赤着脚在泥泞里艰难地蹒跚着,他把手伸向前方,试图找到什么东西,但触碰到的只有空气。那双覆着阴影的眼睛在搜寻着自己的身影,然而除了黑暗,它们什么都看不见。

 

Ignis需要到他那边去。他需要在一切都太晚了之前赶到对方身边。他拼命地向王子奔去,顾不上那些试图阻拦他的炮火和王之剑们。他已经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在奔跑了,在他触碰到那双的纤弱的双手之前,一把剑贯穿了Noctis的胸膛。长剑穿透了Noctis的前胸,少年瞪大了眼,血开始沿着嘴角蜿蜒流下,那双浑浊的眼睛翻滚着阖上,然后Noctis毫无生气的倒了下去。他死了,Ignis什么都做不了,只能接住对方僵硬的身体,把他抱进怀里。

 

Ignis深吸了一口气,从噩梦中惊醒过来,像是终于想起了该怎么呼吸一样。他迅速地从床上坐了起来,用力甩甩头,然后环视着房间,在发现一切都跟原来一样时终于松了口气。Ignis的心跳得仍然很快,冷汗黏在他额头上,但一切似乎都没有问题。他没有站在战场上。他回到了城堡里,但这样想法并不能真正帮他阻止自己手上的颤抖。

 

因此Ignis决定出去走走。他已经睡不着了,他在凌晨两点的时候过于清醒。巡夜是一个很好的主意,或许还能吓唬一下那些正在偷懒的警卫们。这似乎很有意思,这样想着,Ignis换上了休闲长裤和白色衬衫。希望在看到Noctis好好的睡在房间里后,自己能够把心放回肚子里然后回来继续睡觉。

 

Ignis离开房间朝地下室走去,当发现到处都见不到警卫的踪影时,他紧紧地蹙起了眉。甚至在走到地下二层的时候还是没能看见任何警卫,第三层看上去也一样。这些人到底去哪里了?Ignis一个人影也看不见。他们可能正在休息,但休息室也是空的,这些警卫不可能同时离开。这完全没有道理。底层依旧是一副空荡荡的样子,或者至少看上去是这样。Ignis听见了不远处传来些声响,走廊尽头有光亮着。

 

其中一个浴室的们被撞开了,光是从这里透出来的。这个浴室离Noctis的卧室很近,因此Ignis可以注意到王子卧室的大门也是开着的。警卫们有钥匙,但除非是Noctis主动寻求帮助,不然他们没理由进到房间里去。他无法阻止那种怪异的感觉从胸中扩散开来。有一些事不对劲,非常不对劲。

 

映入眼帘的景象不像是真实的。Ignis几乎可以确定自己还在做梦,因为他的双腿被定在原地无法挪动。Noctis坐在地上,身上的衣服不见了踪影。他整个人淋在水里,头发贴在脸颊上,遮住了紧闭的双眼。他一边往外咳着水,一边别过脸去,避开正对着脸淋浴的喷头。热水让他的皮肤变得通红,他企图爬开,但另一只手抓住了他的头发把他拉了回来,牢牢地把他桎梏在了原地。

 

“把他抓紧。”拿着淋浴喷头的警卫嗓音沙哑。

 

“我正在——闭嘴!”另一个警卫拽紧了Noctis的头发,向他的同伴咆哮回去。

 

“来吧,王子殿下,把腿张开。”Noctis把腿贴近胸前,紧紧地并拢,他紧咬着双唇,试图把那个正抓住自己的脚踝强行把双腿分开的警卫推开。他奋力地踢着腿,在水中又湿又滑的皮肤让对方很难捉稳他。

 

“你他妈装什么纯?*1我知道Izunia一直在对你做这种事,对不对?”

 

随之而来的是恶意的调笑声,Noctis置若罔闻,只是更用力的踢了过去,直到两名警卫把他拉了回来,脸上带着一种玩味的表情盯着他。Noctis一开始就没能找到正确的目标,他看不见他们在哪里。

 

“或者是那个新来的家伙?因为你有了他所以现在就无视我们了?真是个无情无义的婊子。”警卫再次把喷头对准了他的脸,Noctis快速地转过头。一开始水的冲击力还没有惹恼他,但当水一遍又一遍的打在身上时,这开始变得很疼,特别是当这水还滚烫的冒着蒸汽时。

 

“滚开!”Noctis嘶哑着声音喊道,一把拍开了喷头。一只手迅速地抓住他的手腕把他按倒在了地板上。他向对方踢了过去,再一次奋力反抗起来,但一双手紧紧的抓住他的大腿,让另一名警卫把身体挤进了他的两腿间。

 

“别担心,我保证你会享受这个的。”声音从耳边传来,Noctis只能怒吼一声作为回应,他继续挣扎着,胡乱地踢着腿,直到压在他身上的重量突然被提了起来了。

 

Ignis从背后提着一名警卫的衬衫把他从Noctis身上拉开,他用了极大的力气揪起对方,衬衫的领子紧紧勒住了警卫的脖子。他把男人推抵到了墙上,眼里燃烧着的怒火比他的动作更加危险而致命。房间里安静了下来,一时没一个人敢动。

 

Ignis抢过了一张毛巾向Noctis走去,递向王子。当看到Noctis畏惧地向后退缩时,他犹豫地顿了一下——对方没有意识到Ignis也在这里。“Noctis,我需要你呆在那别动,这样我才能把毛巾给你,然后把你送回房去。”Ignis的语调平稳,他正在竭力压抑着自己的愤怒。

 

听见了熟悉的声音,Noctis轻轻松了口气,然后缓缓地点点头。他让Ignis帮助自己站了起来,用温暖的毛巾裹着自己湿透了的身体。Ignis一只手环着他的肩膀,领着他离开浴室,走进王子的卧室里。大门在他们背后锁上了,Ignis快速地冲过去打开热水,好让Noctis好好洗个澡。

 

“如果你希望的话,我可以离开。我不想让你感到不适。”Ignis在浴室里向他喊道,一边把水调到了一个合适的温度。

 

“不...不,没关系。你可以在这里。”Noctis跟着Ignis的声音走进浴室,坐在浴缸的边缘,等着热水准备好。

 

接下来是令人尴尬的沉默。Ignis想问发生了什么,他想问的问题有很多,但他不想知道答案。这感觉就像自己没有做过一件正确的事情。他太过盲目无知了,甚至都看不清周围真正发生着什么。他觉得自己跟这里格格不入,这个城堡感觉就像另一个世界。另一个让人不太愉快的世界。

 

“他们以前也这样做过……”Noctis的声音划破了空气中沉重的缄默。“其他的警卫也是。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他们这样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所以不用自责,好吗?”

 

Ignis只能点点头作为回应,即是Noctis看不见。他准备好了热水,让Noctis自便。Ignis在卧室的沙发上坐了下来,把头靠在枕头上。这种状况实在是令人沮丧。他完全不知道对此该作何反应。他可以处罚这些警卫,但最后他们也只会报复在Noctis身上。同样,他也可以把这里发生的事情告诉Ardyn,但从警卫话里的暗示来看,他觉得这什么都不会改变。Ignis陷入了困境之中,这是这么长久以来的第一次,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他摘下眼镜,揉了揉眼睛,盘算着找出一个解决方法。

 

时钟滴答走着,当他意识到的时候已经一小时过去了,Noctis还在浴室里。Ignis站起身来,去查看王子是否安好,映入眼帘的是Noctis的熟睡的脸庞。Ignis嘴角露出了笑意,他们两人中至少有一个人可以安稳的睡一觉了。Ignis小心翼翼的将王子抱起来,用一张干净的新毛巾擦干他的身体。他把王子抱到床上,取来一些干净的衣服让他穿上再睡。Noctis眼睑微微颤动了几下,睁开了双眼,浓密的睫毛垂下来遮住了眼眸。他慢吞吞的让Ignis帮自己穿上了衣服,随即立刻把头倒回了床上睡了过去。Ignis轻柔地把Noctis的头发从他脸上撩开,为睡梦中的王子盖上毯子。

 

当晚,Ignis没有离开Noctis的卧室,而是找出备用的枕头和被子,在沙发上度过了一夜。

 

 

 

 

Noctis晚上不再一个人睡觉了。最后,Ignis把王子的卧室变成了自己的新宿舍。他以前的房间还在,Ignis会在每天早上回去一趟为一整天做准备,但到了晚上他就会睡到Noctis的沙发上去。Noctis似乎很喜欢这样,事实上,早上要叫醒王子也已经不再那么困难了。Noctis会读书给Ignis听。每到晚上,Noctis的指尖拂过书页,在上面舞蹈,他会为Ignis把书的文字念出来,直到自己实在太困了,声音渐渐弱了下去,困乏的眼皮挣扎着阖上。Noctis会把书抓在手里睡着过去,然后Ignis会把王子塞进被子里,拿走手上的书,把书签夹在最后停留的那一页。

 

“你知道…我、我的…我的床足够大。我的意思是…沙发可能会很不舒服。”Noctis的语速飞快,红霞爬上了他的脸颊。

 

就这样,Ignis跟最后还是跟Noctis睡在了同一张床上。即使Ignis觉得这不太合适,但不得不承认睡在沙发上让他的后背很难受。Noctis的床是张特大双人床,王子会把自己一个人卷成一团蜷在角落里。如果Noctis允许的话,跟他一起睡觉会安全些,而且Ignis也不会去打扰对方。

 

Ignis过去习惯了跟别人同睡一张床,当他跟他的堂兄妹们一起长大时,他们都是睡在一起的。在大家的相互陪伴下,黑夜也变得容易度过多了。后来,Ignis开始跟其他的士兵一起共用一张床。当你不得不睡在地板上,或者跟其他人共享一张床时,你根本就不会在乎你跟谁睡在一起了。你必须学会克服这一事实——有时候你不得不跟别人一起分享生活中的各种安排。Ignis早已经习惯了。

 

但Ignis并不习惯在每天清晨的时候一个温热的身体紧紧贴着自己。他不习惯乌黑的发丝缠绕在自己的颈间,散发着柑橘清香的味道。Ignis完全不习惯,但这正在变成一件正常的事情。Noctis从来不会在醒来时发现自己在夜里是如何缠到Ignis身上去的。但Ignis一向都起得很早,每天早上迎接他的都是眼前的这一幕。Noctis纤细的身体完全地贴合着自己,他的脸埋在Ignis的胸前。王子的呼吸平缓而放松,柔软的鼻音扰乱了Ignis的内心深处。Ignis发现要在每天早上要推开Noctis是件困难的事。坦率地说,他喜欢王子温暖的身体紧依着自己的感觉,即使Ignis自己并不想承认这一点。

-------------------------------------------------------------------------------------

1*:原文是Why the fuck are you making such a big deal.  我引申了一下


评论(24)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