称职的僵尸号

粮太多胃口太小,简直痛苦

【授翻】Discern-2(3)(帝国IgnisX盲人Noctis)

这章超虐QAQ

-------------------------------------------------------------------------------------

作者:ChildishSadism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490520/chapters/21838103

翻译:称职的僵尸号

分级:E

标签:角色交换,盲人Noctis,尼弗海姆!Ignis,文章开始时Noctis还没有成年但他会长大的,性骚扰,有强奸暗示

梗概:

他的职责就是毫不犹豫的遵从命令,但他从未会想过会有一个理由让自己彻底的质疑这一切。当叛国看上去是他唯一的答案时,Ignis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够通过这一次的考验。他的骄傲使他不会堕入与周围之人一样的黑暗之中,而胸膛中燃烧的炙热,让他再一次坚定了自己的决定。


前文:第一章   第二章(1)  第二章(2)


Chapter.2-3

时间流逝得如此之快,转眼已经过去四个月了,难以相信这段时间内发生了这么多变化。Ignis从来没期待过自己能把这份工作做得多好,更别提现在的自己几乎每天都能研究出一道新的菜谱。即使他自己还没意识到,但做饭已经变成了Ignis最热衷的事情之一。照顾Noctis也比以前更加的轻松,这位王子不再像从前那样顽固和折腾,而是会每天乖乖地跟着Ignis的安排行动。他会和Ignis聊上几个小时的天,或者一直看书。如果说在过去的四个月内变化最大的,那就是Noctis——他看上去不再那么死气沉沉了。


然而今天,一切都感觉很不对劲。在Ignis醒来时,Noctis还蜷缩在他身边睡着,但他心里却升起了一种奇怪的感觉。在洗澡和穿衣服的整个过程中这种古怪的不安感一直萦绕着他,就跟自己在战场上预感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即将发生时一样。就像你明知道前面有个陷阱在等着你,但自己却对它的位置一无所知。


Ignis没能摆脱掉这种怪异的感觉,甚至在做饭的时候他仍在试着给这找一个解释。或许只是自己过于紧绷的神经跟自己开的一个玩笑罢了,因为今天城市里会举行一个大型的庆典,城堡里多数守卫都去庆典的周边执勤去了。一个合理的解释,这样一切都说得通了。Ignis把这个怪异的不安感抛到了脑后,为Noctis准备好了早餐。


当Ignis把早餐端进去时王子已经醒过来了。他对Ignis露出了微笑,然后去浴室里换好了衣服。Noctis今天的服装跟平时不太一样,他挑选了一条黑色的七分裤和一件同样是黑色的T恤,而平时他通常都只会穿睡衣或者宽松的运动裤,他同样也穿上了平日里不会穿的靴子,但Ignis没有多问什么。


Noctis像往常一样坐下来开始慢慢地吃起了早饭,他没有像以前那样狼吞虎咽,而是细嚼慢咽地品尝着。“这比以前任何时候的都要好,Ignis.”王子的嘴角露出了一个微笑,但这个笑容并没有到达他的眼睛里。他看上去有点奇怪。


“有什么不对吗?”Ignis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Noctis的肩上,令他惊讶的是Noctis抬起了自己的手覆了上去。


“不,完全没有...我保证。”Noctis重重地点点头,冲他笑道,吃完了最后一口早餐。


先前那种Ignis想停下来的怪异的感觉又回来了。他尝试着不去管它,让两人准备好前去健身房。Noctis在房间内四处走动着,他轻轻地用手触碰着家具,然后微微地叹了口气,转身跟着Ignis走出房间。


“那个,你知道,我觉得你是最好的。”Noctis笑了笑,轻轻用自己的肩膀撞了下Ignis。


“诶?你这么认为吗?还是我早餐里糖放多了让你嘴变甜了?”


“不,不是...我...谢谢你。”这一次Noctis笑得露出了牙。Ignis不得不停下了脚步——这是Noctis第一次对自己说这样的话。王子看上去很开心,而且说真的......他这个样子看上去很漂亮。Ignis觉得一种莫名的触动在心中扩散开来,但随即那种古怪的不安感又回来了,硬生生截住了那股正在胸膛中蔓延着的暖流。


“你太客气了,Noctis."Ignis笑道,两人在走廊上继续前行,伴随着一阵令人安心的沉默,这让Ignis能够分神出来回想刚才那个场景。心中那种令人温暖的感觉在一天一天延伸、变大,但他拒绝承认那是什么。他不能去承认。Ignis不得不把这些感情推出去,至少在自己能够正确地处理它们之前。他一边暗暗地叹着气一边看向Noctis,却注意到王子停下了脚步,低头盯着地面。


“对不起。”王子的声音轻得只像是一个耳语。


Ignis疑惑地转过身。他不明白Noctis在说什么,这里没有什么可值得道歉的,或者至少目前为止都没有。在他正准备开口前,一道浮现出的蓝色的光芒抓住了他的眼球。Noctis周身散发出了光芒,随即他以最快的速度把手里抓着的一件东西投掷了出去。当Ignis迅速地反应过来时Noctis已经从他手里瞬移了出去。


从来没人告诉过他Noctis会使用路西斯的魔法。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Ignis没有时间来回答自己的问题。他立即朝Noctis身后追了过去,疑惑着对方用来投掷瞬移的到底是什么。几秒钟后Ignis注意到了,他瞳孔收缩着眯起了眼睛。Noctis利用餐刀来使用他的瞬移能力。Noctis的速度很快,没有浪费任何一秒。这很难让人把眼前这个人跟十五分钟前还在抱怨着拒绝去跑步机上锻炼的人联系在一起。


Ignis从心底里里想否认,他不想承认Noctis正在试图从他这里逃走,但这就是眼前的事实。即使Noctis的眼睛看不见,他依然能毫无障碍地在走廊上快速位移着。他迅速地利用瞬移让自己出现在了楼梯上面,把Ignis远远甩在了身后。Noctis从自己这里逃走是没用的,楼上的卫兵们会阻止他,这毫无疑问。但Ignis还是加快了自己的速度,试图追上王子。


在逃跑的过程中Noctis用手触碰着墙壁来确认自己的位置,他只能通过把刀扔向前方来瞬移着移动。在闪现之后立即再次用手触摸到墙,轻松地辨认出了那粗糙表面上的凹痕和划伤。他知道自己已经很接近了。他听见前方有警卫的声音,听出他们正举起枪向自己的方向过来,他可以感知到他们。Noctis朝警卫面前扔出一把小刀,同时在手里召唤出另外两把。他再次在空中进行了瞬移,在这一瞬间他可以感知到周围的一切事物。那一刻他能看见。他收紧了瞳孔,把一把刀刺进了其中一个警卫的大腿上,然后迅速的用另一把刀割断了对方的喉咙。


Noctis听见第二名警卫正朝自己瞄准武器,他立即反应了过来,朝对方掷出武器瞬移了过去。王子借着冲力把警卫踢倒在了地板上,然后同样地在瞬间切断了对方了喉咙。第二层已经被清理干净了,他成功了。但Noctis没有时间来庆祝,他听见Ignis在身后的声音。他立刻召唤回小刀继续逃走。前面还有两拨警卫在等着他,通过这个之后他可以跑进厨房,然后从厨房的大门出去。举行庆典的地点就在前方,他可以混进去然后藏起来。挤满了人群的庆典是个隐匿行踪的好地方。即使他不知道自己之后该去哪里,但只要能从这个地狱一般的地方逃走Noctis就什么也不在乎。只要他能使用路西斯的魔法,他就可以感知到自己要去哪里。几乎就像是先祖们在指引着他。


Noctis用同样的方式击倒了第二批警卫,但这次他捡起了两把落下的手枪。两把武器先是变得透明,然后丧失了物质形态,一齐消失在了一道蓝光之中。Noctis向第三层跑去,这一次他召唤出了一把枪然后扔向警卫,迅速地瞬移过去,正对着一名警卫的脸扣下扳机。随即这把枪和Noctis同时出现到了第二名警卫面前,他在瞬移时能感知到这名警卫在他的右侧。Noctis眼睛都不眨地再次开枪击倒对方,武器又一次消失在了空气中。


最后一拨警卫就在第一层,Noctis终于到达了最上面,他能感受到周围新鲜的空气。他吸了一口气,让它们顺着血管在血液里流动。他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脏敲打在胸腔,以及自由在呼唤的声音,这是他所做这一切的所有动机。


警卫们注意到这边的动静,向他跑了过来。他可以听见他们的说话和脚步声。Noctis嘴角扬起一个有些得意的笑容,他首先瞄准了左侧的警卫,在用小刀瞬移过去的一瞬间召唤出手枪,对准对方的脸扣下扳机。在第二名警卫正拉下保险栓、还没来得及瞄准Noctis之前,少年已经出现在了他面前将他击倒在地。王子召唤出两把小刀,毫不犹豫地刺进了警卫的肋间。他俯下身低头靠近警卫,眼睑垂下半遮着覆着阴影的双眼,脸上带着一个跟对方当初一模一样的笑容。


“别担心, 你保证你会享受这个的。”Noctis果断地拧动对方身体里的刀刃,这名熟悉的警卫惨叫出声,血溅上了白色的大理石地板。Noctis低着头,听着男人被自己涌出的血呛住发出濒死的呼吸声。一种奇异的满足感麻木着他的身体,但他必须再次动起来。他向厨房的方向扔出小刀瞬移过去。当他正准备开始奔跑时,一个身体把他撞倒在了地板上,紧紧箍在怀里。Noctis认出了这个身形——是Ignis,他是怎么追上自己的?


Noctis缩紧了瞳孔,召唤出一把小刀,因为Ignis的原因他现在失去了方向感,只能胡乱地扔了出去,在蓝色光芒闪现的一瞬间Noctis迅速地确认了自己的位置,然后朝着一扇不知道通往哪里的大门跑了过去。他再一次瞬移,这次他看见了走廊和窗户,但这个走廊长到似乎没有尽头,这很糟糕,非常非常糟糕。王子立刻调头往回跑,打算按照一开始的计划行动。但还没来的及转身就被Ignis再次扑上来抱住了,Ignis力气之大,让两人一齐打碎了窗户飞了出去。巨大的冲击让Noctis的喉咙发出了嘶哑的声音,身体紧张地崩起来,握着武器的手下意识地挥动。在瞬移出去的瞬间他发现自己已经到了庭院中。他出来了。他能感觉到久违的雨落在自己头顶上,这种感觉实在太好了。


“Noctis!”


Ignis的声音近在耳侧,对方离他很近,但Noctis不会停下来。他听见了不远处庆典的喧闹声,他的计划还没有失败。只需要沿着这条路跑过去,他可以做到的,自己终于可以回家了。Noctis投掷出小刀瞬移,感受到了脚下的草地又湿又冷的触感。这是他这么久以来第一次来到外面,第一次呼吸到新鲜的空气。这么多年以来,他已经不记得雨水落在头发上的感觉了。但Ignis仍还在自己身后追逐着自己,他能感觉到。


突然间,空气中传来的一道破空声吓住了Noctis,迫使Ignis从他身后把他一把拉开。王子还没弄清发生了什么, 直到腿上传来了一阵剧烈的疼痛。Noctis喉咙里发出一声惨叫摔倒在了地上。他向下伸出手去触碰到了那件刺穿他小腿的东西,一支长箭插在他腿上贯穿了过去。Noctis只能弯下腰去把这该死的玩意儿拔出来。他痛苦地发出嘶哑的声音,努力地不让自己的第二声惨叫脱口而出。


“呐,你要去哪里呢?我亲爱的王子。”Noctis从不会认错Ardyn的声音。男人放下了举在手里的弓弩重新填装着,嘴里轻轻地哼着小调,轻松地把第二支锋利的箭失上到了滑轨上。男人脸上带着一个得意的笑容走向倒在地上的王子,步伐仍是不紧不慢。


Noctis从喉咙里发出悲鸣,缓缓地跪了起来。Ardyn在这里——这男人在这里,这个事实让他的心中开始变得恐慌,大脑一片空白。他需要思考,需要逃走。他用手指抓着地上的草根爬了起来。那个脚步声离自己越来越近,他需要立刻逃走!Noctis企图召唤出另一把小刀,利用瞬移离开Ardyn身边。但这时一只脚重重地踩到了手上——他完了。


Ignis走到了两人身边站着,他的目光从Noctis转移到了Ardyn身上。“宰相,我很抱歉。是我的失责。”他低下头,叹了口气。


“哦,不!不用担心,Ignis,你刚才差一点就抓到他了。我只是觉得他需要更彻底地来学习一下他的教训。”就像验证自己说的话一样,Ardyn踩在Noctis手背上的脚狠狠向下碾压着,直到传来骨头碎裂的声音。“既然某些人表现得就像只得了狂犬病的野兽,那他就应该像野兽那样被对待。”


Noctis咬紧下唇,收紧的瞳孔里泛起了嗜血的光芒,他把自己从Ardyn脚下抽出,另一只手同时召唤出武器,带着杀意迅猛地攻向宰相,但攻击突然被抓在自己的手腕的力道截断了——是Ignis。Ignis用膝盖抵住后背把他推倒在地,双手用力反剪到身后。Noctis挣扎着想从对方手中挣脱开来,一种无以名状的苦涩的味道在嘴里蔓延开来。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此刻想哭,一种愤怒的情绪灼烧着喉咙,这种感觉远比宰相再一次用箭射穿他时还令人痛苦。


“谢啦,Ignis."道谢被故意拖长了音调,宰相对视着Noctis的眼睛,嘴角勾起一个得意的微笑,声音中宣示着自己显而易见的胜利。”不用担心,我会好好关照他的。现在你可以回去了,请检查下看看是否能还救活一两个警卫。”


Ignis犹豫了一下,他面无表情的抬起头注视着Ardyn,身体却一动不动。他强迫自己去执行命令,但在放手时手指还是仍不住在Noctis身上多停留了一下。Ignis觉得自己两条腿像灌了铅一样重,在转身离开时仍控制不住自己想回头看。Ardyn正带着一脸满不在乎的表情把那支该死的长箭从Noctis的肩上拔出,然后抓住Noctis那只还完好的手把他从地上拽了起来。这个男人耸了耸肩,靠近Noctis耳边用Ignis听不清的声音说着什么,然后拖着Noctis把他强行带走。王子的右腿已经完全没了反应,他被迫蹒跚着,直到被Ardyn一把提了起来。


Ignis不能再回头了,他逼迫着自己向前看。外面的大雨磅礴而下,通过破碎的窗户涌了进来。Ignis最后还是快速的检查了第一层的卫兵们,然后打电话呼叫了支援和医疗救助。其中有一个人已经确定死亡了,Ignis认出来了他就是在自己搬进王子卧室之前折磨Noctis的警卫之一。Noctis撕开了他的肺部,让他被自己的血呛住窒息而死,一种极其痛苦的死法。


剩下警卫们看上去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们被毫不犹豫的在瞬间被杀死,每一击都无比精准。Ignis并不想承认,但这的确让他震惊,而让这一切更难以接受的是这全是因为自己的过错造成的。当Ignis在地板上看见一把浸在血泊里的餐刀时他才终于意识到,那名厨师没有撒谎,是Noctis在Ignis没注意到之前就先把餐刀藏起来了。这是几周之前的事情,在Ignis亲自做饭之前——Noctis在那时就已经在计划着逃跑了。事实上,这大概是王子每天在心里想着的唯一的一件事,只是Ignis被自己那些愚蠢的想法所蒙蔽了而已。


Ignis被卸职了一周,虽然被告知这不是什么处罚,但是他感觉这就是。他很清楚自己的能力正在受到质疑,或许他们正在找一个人来替代自己。这无可指摘,自己毫无招架地被Noctis玩弄在了鼓掌之中。Ignis想要生气,想要愤怒,但他所能做的只有责备自己,是由于自己的错误才导致了现在的结果。六名警卫因为他的失责而身亡,Noctis也差点逃走。要让他放松心情来享受这一周几乎是不可能的。


在Ignis卸任的期间没人给他打过电话,他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件好事,但他很庆幸这时候没人来打扰他。直到某天一个来自Ardyn的秘书的电话把他叫回了城堡。Ignis被告知他的任务还是跟以前一样,但这一次必须更加小心。他没有收到任何处罚或者指责,就像之前发生的不过是一件不值一提的小事一样。


在Ardyn的侧厅里迎接Ignis的是一批新的警卫,这些人看上去对一周前发生的事情毫不知情,反而在因为升迁而感到高兴。Ignis在穿过走廊的时候能听见他们之间的交谈,模模糊糊的抓住了其中的一些单词。墙上的血迹已经被清洗干净了 ,虽然Ignis没指望它们还保持着跟之前一样,但这仍感觉怪怪的。在前线时是不会有人来清洁这些东西的,没人会去掩盖曾经发生过的事实,但现在——现在他觉得一些什么事情就这样被掩盖了,虽然清理尸体是一件在正常不过的事情。他还注意到了有一些东西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墙上贴上了墙纸,门换成了新的。这个走廊只有地板是唯一保持不变的。


Noctis卧室的大门同样也更换了,看上去比以前更加的厚重,但还是用的原来的钥匙。Ignis拿出钥匙打开了门,熟悉的齿轮转动声让他感觉稍微放松了一点,他如今已经习惯了这个声音。在门后面映入眼帘的是完全不熟悉的场景。这个房间已经变了,家具、装饰和布局跟以前没有一点相似。Ignis穿过这个新布置的房间,当他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埋在被子下面时终于舒了一口气,至少这还没有变。


Ignis轻轻地摇了摇Noctis的肩膀。是时候该起床了,他们的日程表没有因为之前发生的事情而改变——如果Ignis不把自己的情绪调整回来,那他就没有足够的能力来履行自己的职责了。错误既然已经造成,那他就不会让它再一次发生,绝对不会。在Ignis的晃动下,被子下面的身影动了动,Noctis无力而缓慢地坐了起来,被子裹在他的腰上,Ignis看见了他的身体。


在看见眼前的景象时Ignis瞪大了眼睛,Noctis的胸前缠着绷带,右臂上打着石膏。他胸前的皮肤上到处都是淤青和伤痕,脸上看上去也好不了多少,虽然皮肤已经不再肿胀,但仍看上去比以前大了一圈。Noctis乌青的右眼几乎睁不开来,Ignis可以看见他的眼睛通红。王子已经瞎了或许是件好事,否者这样的伤口足以让他再瞎一次。


“起来吃早饭了。”Ignis朝他缓缓地点点头,转身走开。今天他让厨师为Noctis准备的早餐。这周也仍然要去采购,他并不想随便的扫一下厨房的储备室然后做一些快速食品出来。


身后巨大的跌落声让Ignis立即转过了身。他皱紧眉头走回床边,看见Noctis正坐在地板上,手向前方伸着。这是Ignis遇见王子以来第一次看见他瞪大了眼,看上去真正地像个瞎子。Noctis缓慢又小心翼翼的在身边摸索着什么,想给自己找一个支撑。他摸到了床头柜,借着支撑让自己站起来,但随即又差一点被床边新铺上的地毯绊倒。而受伤的腿让他的行动变得更加困难,他拖着腿一瘸一拐的走着, 双手茫然地伸向前方。


Noctis迷失了。他变得惊慌,粗重地呼吸着。王子瞪大的双眼里流露出了他尽力地想在脸上掩饰的恐惧。但很明显......他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也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当受伤的腿撞到椅子上时Noctis发出了痛苦的呜咽,他赶紧想让自己保持住平衡,但却抓不住任何东西......他不知道它们在哪里。Noctis再一次跌倒在了地板上,在几分钟的时间内,王子坐在地上一动不动,什么也做不了。他张开腿坐着,腿因为伤口而盘不起来。Noctis的脸朝着地板的方向,他没有抬头,然后肩膀开始颤抖起来。


Ignis听见低声的呜咽从王子那里传了出来,颤抖的啜泣声让Ignis内心里的什么东西积聚膨胀着。他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Noctis开始哭泣。王子把脸埋进双手中,整个身体都在抖动。Ignis有种冲动想伸出手去,去触碰Noctis的肩膀然后安慰他说一切都会好的,但他不能。Ignis与自己的这些想法做着斗争,因为它们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存在。他需要转过身然后走出这个房间。但他发觉自己做不到。


Noctis弯下了腰去,把头磕在了地板上,刘海垂下来遮住了脸庞。啜泣声被他用手捂在了嘴里,但最后还是不能控制地哭出声来。王子仰着头,发出声嘶力竭的悲鸣,充满着绝望的声音撕裂的他的肺部和喉咙。他不再像以前那样保持安静,控制不住的哭泣和呜咽声让人难以继续忽略。


Noctis强迫自己站起来,拖着颤抖的腿,直到又一次被家具绊倒。他挫败地大喊出声,用手把碰到的所有东西都扫到地板上。他用力把椅子朝墙扔去,把家具上的装饰物都扫了下来。玻璃在地上裂成碎片,而Noctis也不在乎自己会踩上。他毫无顾忌地继续向前走,动作里尽是愤怒和沮丧。他想做更多,他需要更多。他对着柜子狠狠地踢过去,发出纯粹愤怒的嘶吼。


Ignis看不下去了,他以比任何时候都快的速度跑向Noctis,在意识到之前,自己已经用双臂环住了王子。他抱着Noctis的腰让他转过身来,让王子靠在自己身上,胸膛紧紧地压着自己,然后环过Noctis的肩膀将他抱进怀里。Noctis一开始疯狂地挣扎着,他用力地推拒着Ignis,甚至扯破了对方的衬衣,直到在Ignis的胸膛上留下了粗暴的抓痕。然后,慢慢地,Noctis是身体再次开始颤抖起来。他紧紧拽着Ignis的衬衣,靠在他胸前哭了出来,双腿渐渐地失去力气跪倒在了地板上。Noctis的手仍拽着Ignis,他不假思索地跟着一起跪了下来。Ignis紧紧抱着Noctis,一秒也不曾放开。


王子靠前他的胸前哭泣着,他摇着头,很快地回抱住了Ignis。他紧紧地抱着Ignis的身体,把脸埋在对方的胸膛上。Noctis控制不住地发着抖,眼泪从紧闭着的睫毛中流下,颤抖的双唇溢出低声的啜泣,他哭得很安静。Ignis回应般地收紧了双臂,把一只手放到王子脑后,轻轻地用手指穿过对方乌黑的发丝。他把下巴放在Noctis头顶上,把对方拉向自己,直到两人之间没有一丝空隙。此刻紧紧贴着自己的Noctis是如此绝望,Ignis觉得自己的心中什么东西正在翻腾搅动,胸膛中那种紧绷的感情让人难以忽视,但他不能将它们宣之于口,至少现在还不能。


Noctis虚弱的声音打破了他的思考,王子的嗓音嘶哑而痛苦,低得几乎听不见。“我......我不知道我在哪......我不知道这是哪里......I-Ignis......我、我什么都看不见了。”令人心碎的哭诉声让Ignis环着对方肩膀的手也仍不住颤抖起来。


“我知道。Noctis,我很抱歉。我真的很抱歉。”Ignis的嗓音中也带上了破碎的音调。


-------------------------------------------------------------------------------------

PS:作者因为工作比较忙所以暂时断更在这里了_(:з」∠)_......不过太太说过她会填坑的!

评论(41)

热度(101)